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侯马白癜风医院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22 17:47:18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侯马白癜风医院,滨州白癜风发病原因,九江白癜风医院,安徽能不能治白癜风,福建白癜风好治疗吗,河南能不能治白癜风,广东能治白癜风的方法

人物小传:

  

谢良志,1966年出生于湖南。1987年获大连理工大学无机化工学士学位,1990年获得该校化学工程硕士学位,1996年以全优成绩获得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生物化工博士学位。

2002年,谢良志回国创办神州细胞工程有限公司,兼任中国医学科学院/协和医科大学细胞工程中心主任、教授。他先后入选第一批“千人计划”、第一批“中关村高聚工程”,2015年入选“北京榜样”。

2003年的一天,半夜12点。谢良志和许多医学专家坐在一起开会,讨论当时面对紧张的形势,应该怎么办?

那时,SARS病毒在全国范围内蔓延,尤以北京地区为甚。对此,谢良志和中国医学科学院的同事们一筹莫展。

“SARS是一种什么样的病毒,我们不知道;致病源是什么,我们不知道;还要持续多长时间,我们不知道;有可能波及多少人,我们也不知道……简直无从下手,干着急。”谢良志后来回忆说,病毒面前,谁都不安全,但即便如此,专家们还是坚持出门来开会,讨论应对的办法。

一场非典疫情,为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带来巨大损失,也更加坚定了谢良志努力的方向。“国家有需要,我们企业却没有积累,无法开展应急研发,怎不令人扼腕。”当时,兼职中国医学科学院教授的谢良志回国创业才一年,如今的生物制药领域领军企业——神州细胞工程有限公司还是个小公司。

最惊心动魄的战争

2014年,埃博拉病毒肆虐非洲。发现这一病毒已有30年,人类却依然难以攻克。在政府的支持下,美国和加拿大两家公司坚持十几年的高投入,终于做出了3个抗体,但只在实验室里制作了几个人份的用药,组合起来使用后证明,对抗埃博拉病毒是有效的,相关抗体的基因序列和其他相关信息已在专利和文章中公开发表。

中国反应迅速。面对来自疫区的输入性风险,为保障在非洲援建、援医人员生命安全,需要以最快速度仿制出可用于应急救治的药品作为战略储备,一旦需要即可申请知识产权的紧急授权。

这次,面对国家需要,谢良志和他的公司已经做好了准备。依靠世界一流的制药工艺,仅用了一个半月时间,就制作出了40克、可供10人份的药量,速度世界第一。于是,在与埃博拉病毒的“战争”中,中国“战场”有了可以迎敌的“子弹”。

此后他和他的团队加紧搭建应急平台,在国家应急安全领域积累能力,在每一次阻击病毒的战役中,都上了一个台阶。

2013年,中国突发H7N9流感疫情。国家疾控中心很快确认,这是一个新型的流感病毒,并且公布了病毒的基因序列。有关部门立即组织人员做科研准备,号召相关人员“自带干粮、全力以赴”。谢良志仅用12天时间就完成了H7N9的血凝素蛋白生产,6个月内完成了一种H7N9新型中和抗体应急药物从发现到临床申报的全部研究工作。

“与病毒作战最惊心动魄,我们要跟病毒蔓延抢时间、抢生命。”谢良志提起团队的战绩,十分欣慰,但他话题一转,接着说,“相关安全威胁长期存在,人类对病毒的战争也会长期存在,这正是生物医药行业的重要意义所在”。

筑牢生命的防线

如果不是生物医药国际知名的生产专家,谢良志很可能成为计算机领域人工智能的翘楚。

1983年,谢良志考入大连理工大学化工专业。那时候,计算机刚刚在国内出现,计算机编程激起了他的极大兴趣。“一个程序解不出来,我可以不吃饭、不睡觉。”谢良志回忆当年,“简直到了着迷的程度”。

1991年,他进入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化工系,原以为这算是一次学业上的“纠偏”。没想到,一次讲座却改变了他的学术道路。

“那次是介绍一种治疗中风的生物药讲座。”时隔20多年,谢良志对讲座内容记忆犹新,“讲座者说,人体里有溶解血栓的成分,但血栓一旦形成,靠人体自身溶解远远不够。这时候,通过生物医药制成的溶栓蛋白药就能用人体自有成分快速溶解血栓,治病救人。最重要的是,生物医药的生产手段须紧密依靠化工”。

化工还能做这样的事情?谢良志大开眼界。“尽管对生物一窍不通,但我找到了更大的人生意义。如果我能研制出来新药,就有可能挽救我的亲人、朋友甚至我自己的生命,太震撼了。”

谢良志的人生转折在这一刻突然到来,他没有太多犹豫。1996年,他以优异的成绩获得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生物化工博士学位;同年,加入美国默克公司,从事病毒疫苗的研发工作。

默克公司当时是世界顶尖的制药公司。在这里,谢良志负责参与开发了3个上市疫苗产品的生产工艺,领导建立了腺病毒载体艾滋病疫苗生产工艺。

让谢良志印象最深的还有默克公司创始人的座右铭:“做药不是为了利润,而是为了服务人类健康。”这与谢良志的人生选择不谋而合。

“我在默克公司有5年时间负责艾滋病疫苗的生产工艺。当时,公司对疫苗做了各种经济上的评估,都认为这个疫苗在经济上将是赔本的,但依然固执地将最好的人才、资源投入进去。”谢良志说,“这让我很有感触,也体会到做生物医药必须是真正有情怀的人”。

回到挚爱的祖国

要不要回国?对于早期出国留学的很多人来说,是个需要选择的问题。不仅在生活上有落差,即便是科学研究,国外实验室的设备条件、管理模式似乎也更具吸引力。

但是,这些对于谢良志来说,都不是问题。“随时一个招呼,我就可以回来。”谢良志对自己乃至家庭的重大选择轻描淡写。这个“招呼”在2002年到来了——昔日的同事打来电话说,“中国的生物技术产业化遇到关键瓶颈,最缺像你这样掌握大分子生物药技术产业化的高端人才”。当时的谢良志也认为,是该考虑回国了。

听到谢良志要回国发展的消息,很多同学和朋友都觉得,他这是消停日子过腻了。“因为我是湖南人,一根筋?”谢良志自嘲道,“对我来说,出国就是一个过程,不是终点,我从来都没有一丝一毫的想法要在美国扎根”。抱着这样的态度,谢良志在美12年,作为行业内国际知名的生产工艺专家,始终保持中国国籍;买了套房子,却不添置多余的家具,因为知道以后回国终将卖掉……

2002年6月份,神州细胞工程有限公司成立,谢良志和他的团队几年后就成绩斐然,成为一家知名生物医药高科技企业。“现在有朋友会说,你有眼光、有远见,赶上了国内发展又好又快的一个时期。”谢良志笑道,“其实我根本没想那么多。回国只要能做事,有用武之地,就行了”。

负重前行的开拓者

生物医药自身特点,决定了其是个投入大、风险高、回报期长的行业。不仅新药研制过程充满不确定性,就算是过程一帆风顺,从实验室到临床,再到投入市场,常常也要花费十几年时间。对此,业内亦有共识:研发新药,难度不亚于研制火箭。

这一规律,就连世界顶尖公司也无法避免。后来,美国默克公司用10年时间、投入9亿美元的艾滋病疫苗研发,在投入临床实验3年后宣布失败。这让已经身在中国的谢良志深受打击,也是生物医药必须承担的“行业痛苦”。“疫苗的失败,让这方面研究一下子倒退到上世纪80年代,还需要二三十年才有可能研发出来新的疫苗。”谢良志对此心情复杂,“二三十年啊,还会有多少人感染艾滋病?如果成功,又将有多少人受益?”

背负着责任与情怀,谢良志和他的团队义无反顾地在这条路上行进着。不能只靠研制新药一条腿走路,神州细胞将目光转向实验材料蛋白的研发生产,为全世界科研机构和人员提供重组蛋白和抗体工具试剂。目前,公司建立起了全球规模最大的重组蛋白工具库。

与此同时,生物医药行业的疫苗和新药研发始终是谢良志团队的主攻方向,一些新药正在加紧研制,这一块已经连续投入了十几年。

“医药企业永远要把社会效益放在第一位,最大的价值是用更安全、有效的药治病救人,光想赚钱就不该干这一行。”谢良志说:“想到能救更多的人,就觉得我这辈子没白活。”

[责任编辑:战钊]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涟水白癜风医院